<ins id='1tfq'></ins>
    <acronym id='1tfq'><em id='1tfq'></em><td id='1tfq'><div id='1tfq'></div></td></acronym><address id='1tfq'><big id='1tfq'><big id='1tfq'></big><legend id='1tfq'></legend></big></address>

    1. <i id='1tfq'></i>
      <span id='1tfq'></span>

    2. <tr id='1tfq'><strong id='1tfq'></strong><small id='1tfq'></small><button id='1tfq'></button><li id='1tfq'><noscript id='1tfq'><big id='1tfq'></big><dt id='1tfq'></dt></noscript></li></tr><ol id='1tfq'><table id='1tfq'><blockquote id='1tfq'><tbody id='1tfq'></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1tfq'></u><kbd id='1tfq'><kbd id='1tfq'></kbd></kbd>
        1. <dl id='1tfq'></dl>

          <fieldset id='1tfq'></fieldset>

          <i id='1tfq'><div id='1tfq'><ins id='1tfq'></ins></div></i>

          <code id='1tfq'><strong id='1tfq'></strong></code>
        2. 蝶影幻生,隻是斷瞭翅

          • 时间:
          • 浏览:30

            流年顛沛,紅塵浮亂,誰奢侈瞭愛情,誰留下瞭傷悲?

            我在青春的路口等你,你在時光的盡頭將我丟棄,

            命運裡的那道傷,是你永遠讀不懂的疼!

            文/夜小雲

            【壹】

            夏日黃昏的最後一道光線透過落地窗,細碎的打落在房間裡,那麼的輕柔,仿佛害怕打攪瞭這片寧靜。兩個明媚如花的女子,安靜如那午夜的星辰,無聲卻點點閃爍。

            天空幹凈透明,藍的如此憂鬱。窗臺上有蝴蝶在飛舞,窗外的天空有鳥兒輕輕滑過,仿佛它們都能聽懂,能聽懂從屋子裡傳出的音樂其中蘊含的悲傷。安靜裡帶些躁動,躁動中透著哀傷,如一場葬禮上的死亡曲。《斷翼之蝶》,花瞭三年的時間我才做好這首曲子,那裡寄予瞭我內心所有的傷痛與不堪,那是別人看不到的。唯心每次聽後總是淚流滿面,不想讓她難過,所以這首歌我們從未在臺上演唱過。但是今晚是我們在這個學校的最後一夜,也將是我們在這個城市的最後一夜,是的,我們畢業瞭。唯心說:夢語,就在這裡結束吧,告別過去,徹底的將他忘記,將他埋葬,將過去的你埋葬,這樣你才可以真正的重新開始。對於唯心的要求,我從來無法拒絕,更不會去拒絕。這個視我如生命的女子,她如我的雙生般活在我的生命中,痛著我的痛。

            看著站在鏡子前的唯心,雪白的連衣長裙,烏黑的長發,在明暗交換的光影中,我看到瞭一個天使。對,她就是我生命中的天使,陪我渡過瞭生命裡最黑暗的日子。

            三年,三年是怎樣的一個概念?1090個日子,26280個小時,1576800分鐘,94608000秒,大到要用科學計算器來盤點的數字,卻也在不期然間走過瞭。站回到時光的路口,依然無法想象那些曾經發生的事情,恍若一個夢靨,虛無卻又真實。腦海裡始終殘留著那些畫面,模糊而又清晰,隻是依然記得那個時候,依然記得那個夜晚,我的世界在一刻間崩塌,眼前是昏暗的,我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我的心在那一秒冰凍,從此塵封。

            【貳】

            正出神,MSN上一個陌生人的頭像閃爍著,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這不隻是個陌生人,心臟跳動的頻率有些失常。打開對話框,一句簡單的話語:恭喜你畢業瞭!帶著好奇與一點點的期待,打開他的博客,那一張張照片映入眼簾,刺痛著我的雙眸。是莫凡,真的是他,隻是他的懷裡抱著另一個女的,如此幸福甜蜜的婚紗照,讓我覺得自己多麼的諷刺。我不知道自己還在期待什麼,還在等待什麼,那不是早就預料到的事情嗎?隻是當夢想被撕碎的時候,真正面對現實的時候,心還是會疼痛。

            回憶像舊膠片,一張張滑過眼前,隻是失去瞭色彩,隻剩黑白。

            那是一個盛夏,陽光充裕的溫暖季節,童稚未脫的我帶著對青春懵懂的期待踏入瞭這座充滿文學傳說的校園。在一個晨光稀疏的清晨,我遇見瞭莫凡。我看見他的時候,他正坐在綠蔭湖畔,抬頭望著遠方,仿佛穿透瞭現實的光線,到達瞭另一個世界。那樣的安靜,那樣的憂傷。就那一眼,我便愛上他瞭,沒有理由,那時我想,愛就是如此突然的事,隻需一秒,一秒就足矣。我找借口跟他搭話,知道我是新生,他便很耐心的給我講解。我問他要瞭電話號碼:我說以後有什麼不懂,還希望他多多指教,他猶豫瞭下還是答應瞭。他在一張便利貼上寫下瞭他的姓名號碼,莫凡,就在那時,這兩個字就深深的刻入瞭我的腦海。我也留下瞭自己的聯系方式。“夢語”,他說很好聽的名字。

            通過打聽,我才知道原來他是我同系的學長,成績優異,並且是我們學院學生會的主席。在往後的日子裡,我總是找各種理由去找他,但是從來不敢讓他知道我的心意,因為他是如此的優秀。我親眼看到他拒絕那些女生,那樣的冷漠,讓我以為他是沒有感情的,但是他對我總是很照顧。

            北方的冬天特別的寒冷,對於我這個從四季如春的城市來的孩子,更是一個艱難的時期。我總是對莫凡說,太冷瞭,我要冬眠去,希望一覺醒來就是春天瞭。他總是拍拍我的頭說:傻丫頭。每當這個時候我都覺得好溫暖。我喜歡他叫我傻丫頭,感覺那麼的親切。

            第一場雪花飄落是在聖誕節的清晨,凌晨六點,我還緊緊的縮在被窩裡,手機卻不安分的響起,以為是鬧鐘,正想按掉,卻看到是莫凡的來電。拿起電話便對他牢騷:大少爺,知道現在幾點麼,你還讓不讓人活啊?“傻丫頭,快起床看看外面有什麼不同。”我睜著朦朧的睡眼走到窗前。然後我就看到瞭漫天飛舞的雪花,世界籠罩在一片白色之中,如此唯美。我告訴過莫凡,選擇來北方的我,就是為瞭看雪,我喜歡這樣幹凈透明的世界,那麼的純潔,那麼的簡單,整個世界隻剩下一種顏色。正陶醉,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生氣:傻丫頭看夠沒,雪有比哥好看嗎,再怎麼說哥也是院草!”我這才把仰天長望的頭低下,看到瞭莫凡,他就站在我的宿舍樓下,那畫面是我一輩子也忘不瞭的。“你怎麼站在那裡啊?”我匆匆披瞭件外套跑下樓去,這麼冷怎麼站在這裡啊?正想批他,一個踉蹌,他將我緊緊摟在懷裡,那麼的用力,仿佛要將我揉進他的心裡。“還不是為瞭等你這傻瓜麼”,“我愛你,傻丫頭,我愛你,我想好好溫暖你”,他的胸膛那麼的結實,他的懷抱那麼的溫暖,讓我整個冬天都不在寒冷。

            【叁】

            快樂的時光似乎總是過得飛快,還來不及好好的享受這份溫存,轉眼一年就過去瞭。莫凡,也要畢業瞭。依然是盛夏,依然是香樟滿園的日子,依然是綠蔭湖畔。莫凡說他要去南方發展,我沒有挽留,隻是點頭。我想叫他留下的,為我留下,但終究還是沒開口,因為我知道他有他的夢想,我愛他,所以也會支持他,盡管我知道自己有多麼不舍。“夢語我不在的時候要好好照顧自己,我會想你的,好好學習,等我回來、、、、、、”他說瞭好多好多話,多到我都快記不住瞭,但是那個懷抱,那個溫度,我永遠記得。

            莫凡不在身邊的日子,時間仿佛被置在放大鏡前,無限拉長。總希望下一秒莫凡就能站在我面前,告訴我他回來瞭。

            長途話費太貴瞭,我們隻能每天發短信,但是隻要收到他的短信,我也覺得好幸福。日子就這樣在輕風細水中流過,課外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圖書管裡度過,因為我需要一些東西來填補那份思念。我買瞭一本好看的筆記本,在封面貼上瞭我和莫凡的照片,用筆尖記錄下瞭我每天的生活,寫下我每天對他的思念。我總是一個人走在我們曾經走過的地方,仿佛他就在身邊,因為有牽掛,心便不會寂寞。

            等待是漫長而痛苦的事情,尤其當結果隻是一場空虛。

            我傻傻的以為那隻是時間與距離的問題,卻未曾知道,彼岸那端的人兒早已將心帶走。

            隨著時間的前進,莫凡的短信越來越少,有時我發給他也不回,他隻說工作忙,沒時間,我相信,因為我愛他。後來我才知道自己的愛對於他,是多麼的廉價!

            【肆】

            莫凡終於回來瞭,隻是他的身邊多瞭一個人。莫凡說我要上課不讓我去接機,我還是偷偷的去瞭,想給他一個驚喜。結果得到驚喜的那個人是我,我看著他牽著另一個女生的手,說說笑笑的走出來,那樣子是那麼的恩愛。我想逃,可是我的腳在那一刻失去瞭知覺,我就那樣傻傻的站在那裡,站在那裡看著他們甜蜜。

            “夢語,你怎麼在這裡,不是有課嗎?”看到我時,他有些驚慌,但很快就鎮定下來瞭。他說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子晴,這是我學妹夢語。學妹,多麼可笑的關系?“學長,歡迎你回來。我還有課,先走瞭”,說完我轉身就跑瞭,我害怕再遲一秒,眼淚就會落下。

            依舊是聖誕節,依舊是飄雪的日子,依舊是那些人,隻是心變瞭。那晚我們在雪地上走瞭很久,終於他開口瞭:夢語,對不起。我就那樣看著他,什麼也說不出。他說:子晴是她以前的女朋友,也是初戀。我遇見他的那天,他剛和子晴分手。她們是高中同學,隻是高考上瞭不同的大學,子晴要他畢業後去南方發展,他不願意,所以分手瞭。他說,他去南方原本不是打算去找子晴,隻是想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世界,讓她可以拋下他們這麼多年的感情。隻是沒有想到會遇到子晴,子晴說她還愛著他,而他也從來沒有忘記過她。他說:他們這次是回來訂婚的。“那我呢,我算什麼?”我問他。他笑著說:朋友啊。我緊緊的握住拳頭,握住掌心傳來的刺痛,努力的仰起頭對他說:祝你們幸福。然後轉身,讓淚水流在身後,無限蔓延,那是他永遠都不會懂得的疼痛。

            原來我才是多餘的,我隻不過是他們愛情故事的插曲。就那樣在雪地上狂奔,我想用這樣的速度將這一切拋到腦後,可是還是無法止住淚水,冰涼的滑過臉龐。

            【伍】

            那個夜晚特別的寒冷,我緊緊的抱住自己卻沒有溫度。於是我跑到學校附近的酒吧,點瞭最烈的威士忌,一杯一杯的灌下,不是喝,因為沒有味覺,隻是希望這樣可以溫暖一下自己冰涼的心。

            耀眼的燈光,悲傷的音樂,更讓我無法止住淚水,那一刻我才知道酒精化作的淚水是多麼的刺眼。渾渾噩噩間有人跟我搭訕,請我喝酒,我沒有拒絕,一直喝著,一直舞著。迷迷糊糊間被人帶到瞭一個房間,我想要逃跑,想要掙紮,卻沒有一絲力氣,我偷偷按下1號健,那是莫凡的電話號碼的快捷健,可是他沒有接。嘴角的那一絲悲笑同淚水一同凝固,凝固在那一刻,凝固在那個夜晚。那抹紅侵染瞭這個城市整個冬天的雪,侵蝕瞭我心臟的每一個細胞。

            醒來已是第二天凌晨,看著衣衫不整的自己,已沒有半點知覺,那是無人能讀懂的絕望。我撿起瞭一塊玻璃碎片,狠狠的劃向自己的手腕,任鮮血直流。閉上眼,我想這樣就再也不會痛瞭,這樣就不會難過瞭,過瞭奈何橋,喝下孟婆湯,一切都會忘記的,一切都可以被忘掉的。唯心找到我的時候,我已昏迷不醒,可以想象的到她那時有多麼的驚慌。當我睜開眼,看著雪白的一片,我以為我已經離開瞭,離開瞭那個讓我悲傷的世界。卻看到瞭趴在病床旁邊的唯心,心裡有說不出的心疼。

            唯心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是同班同學,但是我們成為好朋友是在樂器社的時候。唯心喜歡吉他,而我鐘愛的是架子鼓。在迎新晚會上,每個新成員都表演瞭自己的特長。就在那時候,我們成瞭好朋友。我喜歡她彈吉他的樣子,她喜歡我打架子鼓的感覺,她說,我的手下流動著悲傷,同我的眼神一樣。我們經常在一起練習。但是和莫凡在一起後,我就不再去瞭,因為我知道他喜歡安靜,他也許都不知道我有這個特長,在他眼中,我是個安靜如花的女子。

            發現我醒瞭,唯心緊緊的將我抱住,什麼也沒說,隻是緊緊的抱住,我可以感覺到有淚水滴落在我的衣襟上。

            【陸】

            出院那天,唯心送瞭我一個漂亮的護腕,她輕輕的為我戴上,仿佛害怕觸碰到我的傷口。而她的手上也戴瞭一個一模一樣的。她說,這樣就不會有人懷疑和好奇瞭。

            那天,我一個人跑到紋身店,在右眼眉腳刺瞭一隻蝴蝶,斷翼的蝴蝶,她隻有一半的翅膀。唯心發現後,也跑到那傢店,讓老板在她的左眼眉腳刺上瞭蝴蝶的另一半翅膀。她說:夢語,我們是好姐妹,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你一起渡過。

            後來,我們就組建瞭這個樂隊:蝶影。我將所有的感情寄托在音樂裡。我總是一個人難過,我總是一個人敲打架子鼓,狠狠的敲打,將那些傷悲通通敲去,閉著眼,不再流淚。

            白天,我和唯心會乖乖的去上課,我們都將長發放下,都帶著護腕,所以沒有人看到我們眉角的蝴蝶紋身,沒有人看到我手腕上的傷痕,也就沒有人看到我內心的疼痛瞭。在老師和同學們的眼中,我們是全優的好學生。

            當黑夜降臨,我們不再是我們,不再是乖乖女,我們是暗夜裡的妖精,很嬌艷的妝容,很哀傷的眼神,站在酒吧的舞臺上盡情的歌唱,盡情的釋放,歌聲裡透露出的是歇斯底裡的絕望。我們用綠蕾絲將長發高高束起,眉尾的蝴蝶紋身,在閃動的燈光中,栩栩如生。隻是我們都隻有一半的翅膀,我們無法單飛,卻可以一同振翅,這是愛情裡所沒有的堅持。

            如此嘈雜的環境,並沒有影響到我們。在燈與影,聲與樂的交換中,我們依然安靜著。因為我們的演唱,酒吧的生意變得特別好,而我們也就成瞭傳說中的雙生蝶姬,眉腳有蝶影,歌聲充滿哀怨的雙生姐妹。

            就這樣渡過瞭大學的美好時光,就這樣消磨瞭明媚的青春,在沒有你的日子裡,在沒有你的世界裡,在心冰封的塵世中,充實卻依然麻木著。

            【柒】

            “過的好嗎?有男朋友瞭吧?”屏幕上跳出瞭這行字。

            “呵呵,男朋友是什麼概念?”我不禁失笑。

            “你還恨我嗎?”他問。

            “有什麼好恨的呢,當初你原本就是玩弄我的感情”,我冷冷的敲下這句話。我想我已經不在乎瞭,心已死,又怎麼會有感覺呢。

            “對不起,可是我是真的愛過你!”

            真的愛過是怎樣的一個概念,我要的不是對不起。忘瞭你說過嗎,你會愛我一輩子,每天每天多一點,怎麼就淡瞭,怎麼就忘瞭呢。我還在原地等你,而你早已走遠,拋下瞭我,拋下瞭我們曾經的海誓山盟,攜著另一個人的手走天涯。如你所期待的,你擁有瞭一份天荒地老的愛情,隻是那人不是我。愛上你是我此生的浩劫,既然無法逃脫,我選擇承受。

            窗外高樓上的大鐘古板的敲瞭六下,天色已經暗瞭下來。“夢語,快點收拾,準備出門瞭!”唯心開始催促我。我們都是不喜歡遲到的人,在我們的眼中,一切都是神聖的,一切都值得尊重,包括時間。退出MSN,關瞭電腦,關上燈,將一切鎖在身後。

            最後一次站在這個城市的土地上,最後一次站在這個城市的舞臺上,將音樂調到最高,將燈光全全投下,最後一次,淋漓盡致的演唱。就這樣肆無忌憚的歌唱,就這樣毫無顧忌的釋放。任淚水打落在鼓面上,伴出哀鳴的和音。看著過去的一幕幕穿過眼前,一一將它刪除,不留半點痕跡。

            5點59分59秒,6點,一秒鐘的時差,白天與黑夜的距離,原來塵世間的愛恨情仇也不過是須臾之間的事。

            當清晨的第一道光線照入世間,我們背起瞭行囊,去往海的另一邊,去往另一座沒有你的城。

            莫凡,此生永不再相見!

            後記:

            生命中有很多事情是我們無法預料的,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所謂的永遠,也隻不過是那一秒鐘的思想。太單純總是容易破碎,塵世間的東西,遠遠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完美的愛情故事隻存在於童話故事裡,這樣的現實無法上演。

            蝴蝶飛不過滄海,不是因為她沒勇氣,隻是滄海那邊早已沒瞭等待。